<progress id="kn1ku"><tbody id="kn1ku"></tbody></progress>
      <form id="kn1ku"></form>

      <li id="kn1ku"><em id="kn1ku"></em></li>

        1. <thead id="kn1ku"></thead>
        2. <td id="kn1ku"></td>

          Turning Fantasy Into Reality

          Decosen一直對國際前沿商業空間設計最新動態保持關注,

          以學習者的精神研究本土現代商業與空間設計的關系。

          通過吸取當前歐美商業藝術的成功經驗,結合目前國內商業環境面臨的挑戰和人文環境。

          在滿足功能的基礎上,以不同的藝術手法與實際空間條件及企業形象相融合,

          為每個客戶提供獨一無二的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薊縣獨樂寺——第一篇古建筑調查報告

          薊縣獨樂寺——第一篇古建筑調查報告

          「前言」


          是的,“總有一種力量讓人潸然淚下,總有一種經歷令人肅然起敬”!

          當時,易老師在給我們授課時,講到深處,情不自已。

          那一刻,講臺上的畫面注定讓人終生難忘。

          多年以前,偶讀梁公巨著《中國建筑史》,方知薊縣獨樂寺,遂與之結緣。書述“結構必露,條例井然”。而后尋讀其相關著作,心向往之。

          2018年深秋,我們隨同易老師親臨薊縣獨樂寺現場觀摩遼代壁畫塑像;我乘機對獨樂寺觀音閣進行現場踏勘、影像、簡測。步梁公后塵,拜鑒獨樂寺。



          往日不同今時,今昔亦如往昔!

          1934年初春,梁思成和林徽因攜學生及同仁,在兵荒馬亂的特殊時期,驢車顛簸、步履艱辛,持續幾天的長途跋涉才到達薊縣獨樂寺!

          而今,我們是殿坐空調大巴,耳聽歡快小曲兒,一路高速直達薊縣獨樂寺參觀,酒足飯飽后當日返回!

          真是,歲月相對、時空有別!

          在往返薊縣獨樂寺的路上,我腦海中不由想象他們當年在去往薊縣獨樂寺的旅途上;車轅吱呀、風餐露宿的身影!

          在現場觀摩獨樂寺壁畫塑像,親眼所見其建筑結構;“重栱鋪作、隔跳偷心”,腦海中又呈現出一張張動人畫面;在戰火紛飛的年代,梁思成和林徽因這對“飛檐俠侶”和同事歷經滄桑,走遍九州,搶救性地測繪研究中國古建筑,為后人學習研究留下了罕世資料!

          沒錯,Decosen道科森設計一直敬仰梁思成先生的人格魅力及學術論著,在梁公誕辰120周年即將到來之際;選錄此文,以敬梁公。

          以下文章皆為書本原文閱讀,親手逐字錄入;

          如有錯字,純屬無心! 



          文章來源:《梁思成心靈之旅》 梁思成  林洙\著

          出版機構:人民文學出版社

          攝影錄入:道科森設計|阿森




          薊縣獨樂寺

          ——第一篇古建筑調查報告

          獨樂寺,俗稱大佛寺,位于天津薊縣城內大街。它是我國現存最古老的木結構建筑之一,相傳建于唐,遼統和二年(984)重建。

          梁思成對獨樂寺是心懷深厚感情的。1932年4月,他開始進行古建調查的起點就是薊縣的獨樂寺。當時,日軍已經威脅平津,梁思成懷著責任心與緊迫感,身攜借自清華的儀器設備,與弟弟梁思達一起來到薊縣,對獨樂寺進行了實地系統的調研。歸平后,梁思成依據調研所得的第一手材料,在林徽因的幫助下,完成了《薊縣獨樂寺觀音閣山門考》一文,同年6月發表在《中國營造學社匯刊》。這片論著,確立了獨樂寺在中國建筑史上的地位。

          解放后,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,為了測繪,保護獨樂寺,先生又三次來薊縣。鑒于1932年那次測繪受各種客觀條件的限制還有些疏漏,梁思成認為獨樂寺需要重新測繪。

          1964年4月,他攜我一同前往薊縣,聯絡準備重測事宜。隨著,他組織清華大學建筑系的學生,由文化部古建研究室主任祁英濤率領到獨樂寺測繪,由他進行具體指導。得到新測的圖紙和照片,他欣慰不已,曾感慨:“總算了卻一樁心愿”。他準備歸后即向上級提出重修獨樂寺觀音閣的建議。

          1966年的春天,國內政治氣候已是“山雨欲來”,梁思成的處境也越發險惡。他深感重修獨樂寺無望,即使如此,他還是冒著風險,頂著壓力,第三次來到薊縣與有關部門研討觀音閣的保護問題。他提出要為觀音閣安裝避雷針,安好全部門窗;為防止鳥類糞便落于觀音頭像,要為觀音頭像罩上鐵絲網。在他的建議下,文化部迅速撥款九千元,由河北省古建隊按其要求施工安裝完畢,使獨樂寺受到妥善保護。這里節選的是1932年梁思成對獨樂寺的調查報告。在文中,他提出了研究古建必須從實物入手的觀點。



          近代學者治學之道,首重證據,以實物為理論之后盾,俗諺所謂“百聞不如一見”,適合科學方法。藝術之鑒賞,就造型美術言,尤須重“見”。讀跋千篇,不如得原畫一瞥,義固至顯。秉斯旨以研究建筑,始庶幾得其門徑。

          造型美術之研究,尤重斯旨,故研究古建筑,非作遺物之實地調查測繪不可。我國建筑,向以木料為主要材料。其法以木為構架,輔以墻壁,如人身之又骨節,而附皮肉。其全部結構,遂成一種有機的結合。然木之為物,易朽易焚,于建筑材料中,歸于“非永久材料”之列,較之鐵石,其壽殊短;用為結構,一旦焚朽,則全部建筑,將一無所存,此古木建筑之所以罕而貴也。然若環境適宜,保護得法,則千余年壽命,固未嘗為不可能。去歲西北科學考察團自新疆歸來,得漢代木簡無數,率皆兩千年物,墨跡斑斕,紋質如新。固因沙漠干燥,得以保存至今;然亦足以證明木壽之長也。

          至于木建筑遺例,最古者當推日本奈良法隆寺飛鳥期諸堂塔,蓋建于我隋代,距今已千三百載。然日本氣候濕潤,并非特宜于木建筑之保存,其所以保存至今者,實因日本內戰較少,即使有之,其破壞亦不甚烈,且其歷來當道,對于古物尤知愛護,故保存亦較多。至于我國,歷朝更迭,變亂頻仍,項羽入關而“咸陽宮室火三月不滅”,二千年來革命元勛,莫不效法項王,以逞威風,破壞殊甚。在此種情形下,古建筑之得幸免者,能有幾何?故近來中外學者發現諸遺物中,其最古者壽亦不過八百九十余歲,未盡木壽之長也。

          薊縣獨樂寺觀音閣及山門,皆遼圣宗統和二年重建,去今(民國二十一年)已九百四十八年,蓋我國木建筑中已發現之最古者。以時代論,則上乘唐代遺風,下啟宋式營造,實研究我國建筑蛻變上重要資料,罕有之寶物也。

          翻閱方志,常見遼宋金元建造之記載;適又傳聞閣之存在,且偶得見其照片,一望而知其為宋元以前物。平薊間長途汽車每日通行,交通尚稱便利。二十年秋,遂有赴薊計劃。行裝甫竣,津變爆發,遂作罷。至二十一年四月,始克成行。實地研究,登檐攀頂,逐部測量,速寫攝影,以紀各部特征。

          歸來整理,為寺史之考證,結構之分析,及制度之鑒別。后二者之研究方法,在現狀圖之繪制;與唐、宋(《營造法式》),明、清(《工程做法則例》)制度之比較;及原圖之臆造(至于所用名辭,因清名之不合用,故概用宋名,而將清名附注其下)。計得五章,首為總論,將寺閣主要特征,先提綱領。次為寺史及現狀。最后將觀音閣山門作結構及制度之分析。

          觀音閣及山門最大之特征,而在形制上最重要之點,則為其與敦煌壁畫中所見唐代建筑之相似也。壁畫所見殿閣,或單層或重層,檐出如翼,斗栱雄大。而閣及門所呈現象,與清式建筑固炯然不同,與宋式亦大異,而與唐式則極相似。熟悉敦煌壁畫中凈土圖者,若驟見此閣,必疑身之已入西方極樂世界矣。

          其外觀之所以如是者,非故仿唐形,乃結構制度,乃屬唐式之自然結果。而其結構上最重要部分,則木質之結構——建筑之骨干——是也。

          觀音閣是一座外表上兩層實際上三層的木結構。它是環繞著一尊高約十六米的十一面觀音的泥塑像建造起來的。因此,二層合三層的樓板,中央部分留出一個空井,讓這尊高大的塑像,由地面層穿過上面兩層,樹立在當中。這樣在第二層,瞻拜者就可以達到觀音的下垂的右手的高度;到第三層,他們就可以站在菩薩胸部的高度,抬起頭來瞻仰觀音菩薩慈祥的面孔和舉起的左手,令人感到這尊巨像,盡管那樣的大,可是十分親切。同時從地面上通過兩層的樓井向上看,觀者的像又是那樣高大雄偉。在這一點上,當時的匠師在處理瞻拜者和菩薩像的關系上,應該說是非常成功的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薊既為古來重鎮,其建制至為周全,學宮衙署,僧寺道院,莫不齊備。而千數百年來,為薊民宗教生活之中心者,則獨樂寺也。寺在城西門內,中有高閣,高出城表,自城外十余里之遙,已可望見。每屆廢歷三月中,寺例有廟會之舉,縣境居民,百數十里跋涉,參與盛會,以期“帶福還家”。在其薊民心目中,實為無上之地,如是者已數百年,薊縣耆老亦莫知其始自何年也。

          “獨樂寺不知創自何代,至遼時重修。有翰林院學士承旨劉成碑。統合四年孟夏立石頭,其文曰‘故尚父秦王請談真大師入獨樂寺,修觀音閣。以統合二年冬十月再建上下兩級、東西五間、南北八架大閣一所。重塑十一面觀音菩薩像’”。

          統合二年,即宋太祖雍熙元年,公元984年也。閣之再建,實在北宋初年?!稜I造法式》為我國最古營造術書,亦為研究宋代建筑之唯一著述,初刊于宋哲宗元符三年(公元1100年)上距閣再建,已百十六年。二統合二年,上距唐亡(昭宣帝天佑四年,公元907年)僅七十氣年。以年月論,距唐末尚近于法式刊行之年。且地處邊境,在地理上與中原較隔絕。在唐代地屬中國,其文化自直接受中原影響,五代以后,地屬夷狄,中國原有文化,固自保守,然在中原若有新文化之產生,則所受影響,必因當時政治界限而阻隔,故愚以為在觀音閣再建之時,中原建筑若已有新變動之發生,在薊北未必受其影響,而保存唐代特征亦必較多。如觀音閣者,實唐宋二代間建筑之過渡形式,而研究上重要之關鍵也。

          寺之創立,至遲亦在唐初?!度障屡f聞考》引《舟山志》云:

          自統和上溯至唐初三百余年耳。唐代為我國歷史上佛教最昌盛時代;寺像之修建供養極為繁多,而對于佛教之保護,必甚周密。在彼適宜之環境下,木質建筑,壽至少可數百年。殆經五代之亂,寺漸傾頹,至統和(北宋初)適為須要重修之時。故在統合以前,寺至少已有三百年以上之歷史,殆屬可能。

          有清一代,因坐落之關系,獨樂寺遂成禁地,廟會盛典,皆于寺前舉行。平時寺內非平民所得入,至清末遂有竊賊潛居閣頂之軼事。賊犯案年余,無法查獲,終破案于觀音閣上層天花之上;相傳其中布置極為完善,竟然一安樂窩。其上下之道,則在東梢間柱攀上,摩擦油膩,尚有黑光,至今猶見。

          鼎革以后,寺復還于民眾,一時香火極盛。民國六年,始撥西院為師范學校。十三年,陜軍來薊,駐于獨樂寺,是為寺內駐軍之始。十六年,駐本縣保安隊,始毀裝修。十七年春,駐孫殿英部軍隊,十八年春始去。此一年中,破壞最甚。然較之同時東陵盜陵案,則吾儕不得不慶獨樂寺所受孫部之特別優待也。

          北伐成功以后,薊縣黨部成立,一時破除迷信之聲,甚囂塵上,于是黨委中有人倡議拍賣獨樂寺者。全薊人民,嘩然反對,幸未實現。不然,此千年國寶,又將犧牲于“破除迷信”美名之下矣。

          民國二十年,全寺撥為薊縣鄉村師范學校,閣,山門,并東西院坐落歸焉。東西院及后部正殿,皆改為校舍,而觀音閣山門,則保存未動。南面柵欄部分,圍以土墻,于是無業游民,不復得對寺加以無聊之涂抹撕拆?,F任學校當局諸君,對于建筑,保護備至。觀音閣山門十余年來,備受災難,今歸學校管理,可謂漸入小康時期,然社會及政府之保護,猶為亟不容緩也。

          此次旅行,蒙清華大學工程學系施嘉煬先生惠借儀器多種,薊縣王子明先生及薊縣鄉村師范學校校長劉博泉,教員王慕如,梁伯融,工會楊雅園諸先生多方贊助,以與種種便利。而社員邵力工,舍弟梁思達同行,不唯沿途受盡艱苦,且攀梁登頂,不辭危險,尤為難能。歸來研究,得內子林微因在考證及分析上,不辭勞,不憚煩,與以協作;又蒙清華大學工程教授蔡方萌先生在比較和計算上與以指示,始得此結果。而此次調查旅行之可能,厥為社長朱先生之鼓勵及指導是賴,微先生之力不及此,由思成所至感者也。




          掃一掃: 「Decosen 道科森設計」公眾號

          搜一搜:decosen-design 關注微信公眾號




          掃一掃上面的二維碼圖案

          快速添加微信與設計師進行項目設計諮詢





          Turning Fantasy Into Reality  ·  decosen@outlook.com

          了解更多關於「 Decosen 道科森設計」

          請登錄網站:http://www.jxjnt.com

          諮詢專線:137 1877 6577

          聯繫我們:010-5979 2567

          線上諮詢:+QQ 97601147


          Back to News

          97601147 小牛在線服務 13718776577  
          亚洲中文字幕欧美自拍一区-2019年在线视频不卡观看-伊人久久无码中文字幕-熟妇大尺度人体艺337p,亚洲欧美丝袜精品久久,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,欧美肥臀爆乳巨大波